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巢運聲明稿】巢運三問朱立倫:真務實還是說假話?104.11.20

巢運三問朱立倫:真務實還是說假話?


    朱立倫今日(20)公佈住宅政策,他主張終極目標是讓住者則有其屋(買屋),社會住宅只是達成此一目標的手段。又提出取得社會住宅應以租屋補貼與空屋釋出為主,直接興辦為輔。對於朱主席的住宅政策,巢運嚴正提出三大質問:
一、空屋是怎樣煉成的?全國空屋率最高的縣市是哪一個?
    朱主席說全台有80萬戶空屋,應該擴大租屋補貼和租稅獎勵讓空屋釋出,對此,我們必須再一次提醒朱主席,台灣為何能長年違背經濟學原理,同時存在「高房價」和「高空屋率」的荒誕現象?根源就是出在「扭曲的不動產稅制」、「寬鬆放任的金融環境」與「混亂虛假的資訊」等結構問題!然而朱主席對於如何導正上述問題沒有說法,只是一再侈談「住者有其屋、回歸市場機制」,這跟過去失敗的住宅政策又有何不同?
    一味提供補貼、擴大供給來處理空屋和高房價,卻不思考改革持有稅制、彌補市場交易漏洞與炒作空間等根本改革,房市亂象只會繼續得到政府的背書與加持。如果朱主席還是不能理解,巢運請你在高喊空屋釋出時,先思考這幾個問題:全國空屋最多的縣市在哪裡?為何新北市會有11.8萬戶的空屋?為何新北市不成立行政法人和提供獎勵優惠解決空屋問題,是做不到還是沒努力去做呢?


二、社會住宅太多太浪費?新北市的社會住宅有多少?
    朱主席說「社會住宅只是一個手段,不是目的」。我們要問,你的「目的」是什麼?不正是這個昂貴、充斥投機炒作、過分重視有土斯有財的住宅市場,讓越來越多的弱勢民眾買不起、租不起也住不好,淪為居住魯蛇(loser),只剩下政府興辦的社會住宅能確實保障他們的居住權嗎?
    有人說,「空屋率這麼多,為何不讓空屋釋出做社會住宅」?這是因為當前台灣的租屋市場極其殘破,不僅租賃雙方缺乏權益義務的規範、資訊不透明,弱勢者的歧視問題更是嚴重。只要政府與市場仍是唯利是圖,發放再多租稅優惠讓空屋釋出、發放再多的租金補貼,許多弱勢者就是看得到吃不到,無怪乎社會住宅會是他們僅存的希望。
    到底有多少弱勢者需要社會住宅呢?二十萬戶聽起來很嚇人,那是因為大家不知道下面這個數字:根據內政部100年做的「社會住宅需求調查報告」,弱勢家庭之社會住宅需求戶數,全國估需「328,164[1]!這還是以社會住宅百分百提供弱勢家庭居住為前提。按照當前社會住宅區區的10%法定弱勢保障戶數來看,即使百萬戶社會住宅亦太少,朱立倫竟敢拿營建署的三萬四千戶繼續欺騙國人。更別說朱立倫喊多元興辦社會住宅喊了多少年,在新北市長任內做了多少社會住宅?答案居然是「11間」

三、租金補貼與獎勵空屋釋出真比社會住宅便宜?
    讓我們再為會計師出身的朱立倫算一本帳。社會住宅的營造成本看起來很貴,租金補貼與獎勵空屋釋出似乎便宜得多,那是因為他漏算一件事:社會住宅有長期的租金收入,房地產權更是政府所有,係永續的公共資產。租金補貼與獎勵空屋釋出正好相反,租金補貼需每年編列同樣的經費,4年也許只要32億,然而弱勢民眾和青年4年後就不需要租金補貼了嗎?加上租金補貼、租稅減免都是間接補貼,實際成效取決於房東,在租屋市場殘破、財產權大於居住權的現況下,無論是租金補貼還是愛心房東,勢必難有較大成效
    巢運在此嚴正抨擊朱立倫今日提出的住宅政策:不僅未檢討過去的住宅政策失敗的原因,更將保障弱勢者居住權利的責任推卸給市場!將國民的「居住問題」簡化為「錢」與「房子」的問題,這與馬政府的政策思維又有多大的不同?




[1] 僅統計低收入戶、中低入身心障礙者家庭,中低收入老人家庭、單親家庭、育有未成年子女3人以上家庭、離開安置機構(家庭)青少年等6類家戶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