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政策倡議文件】社宅租金合理化系列公聽會(一)房地稅負減免、(二)可負擔租金與財務永續_議題說明簡報110.1月

因台北市明倫社會住宅租金超過四萬元,引發社會議論。民進黨籍立委江永昌、吳玉琴與社會住宅推動聯盟、臺灣社會福利總盟一同合作,召開「社宅租金合理化系列公聽會」共辦理兩場次,邀集各級政府住宅部門與民間專家學者,就社會住宅租金各面向逐一檢視

1/6第一場公聽會討論「房地稅負減免」,1/15第二場公聽會討論「可負擔租金與財務永續」。公聽會上,住盟分別說明該議題背景與問題現況,及提出制度建議討論方向,供各界與會者參考討論。

110/1/6「社宅租金合理化系列公聽會」
系列一「房地稅負減免」
 
會議結論:
江永昌委員促請財政部、內政部於二個月內邀集興辦社宅之地方政府開會研商社宅永久減免房地稅之可行性,並於半年內提出稅式支出評估報告,研擬社宅減免房地稅之最佳解方,使社宅租金能回到一般民眾可負擔之水準。

2021年1月11日 星期一

【投書】租金近5萬的「社宅」:包租代管政策,到底出了什麼問題?109.12.30

租金近5萬的「社宅」:包租代管政策,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廖庭輝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社會住宅推動聯盟 研究員

(本文刊登於 鳴人堂專欄)

先前媒體報導包租代管月租金逼近5萬元,揭露了包租代管的制度問題,內政部也隨即發表新聞稿回應認為是「極端值」。

包租代管作為「社會住宅」的一環,由於並非政府直接興建來大規模招租,相對於日前明倫社宅三房型月租40,500元(第一階弱勢戶為36,000元)飽受批評,卻很少人注意到包租代管也有租金過高的問題。 事實上,目前包租代管月租最高可達45,000元(第一階弱勢戶為42,800元),且尚不含管理費,高於目前所有直接興建的社會住宅。

筆者認為,包租代管面臨的主要困境,來自其被賦予了不切實際的政策期待,加上政府怠惰於市場面改革,又造成案件數量嚴重落後。然而,政府的解方卻並未對症下藥,反而只想擴張基數,造成補貼的嚴重錯置與濫用,失去了原本的政策美意。

原為補充社宅存量,卻被外加太多期待

由於台灣過去尚未興辦社會住宅,因此2010年社會住宅推動聯盟(下簡稱「住盟」)初創期間,住盟便赴日韓考察將「包租代管」制度帶入台灣社宅倡議,讓台灣在直接興建社宅達一定存量之前,先透過在市場取得屋源或空屋,作為社會住宅使用。

2020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致Jeroen Van Der Veer 我們最敬愛的朋友與社宅夥伴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從2010年開始倡議社會住宅政策,這10年的社運路上,「阿姆斯特丹住宅協會聯盟」副執行長Jeroen Van Der Veer始終帶著真誠與熱情一路相伴,不斷地給予支持,甚至是實際的幫助,使我們/台灣的社會住宅有了好的開始。

阿姆斯特丹住宅協會聯盟副執行長
 Jeroen Van Der Veer
(1964-2020)
這些年,Jeroen多次不辭千里專程來台,分享荷蘭經驗,也與住盟夥伴一起拜訪政治人物,參與倡議;即使在荷蘭,也不遺餘力地接待台灣民間團體、政府部門的各種參訪需求,以及協助與荷蘭重要的各社宅組織進行訪問交流;甚至在20172019年積極邀請台灣及香港、韓國等亞洲國家參與荷蘭與法國「國際社會住宅節」,並在活動議程裡籌畫了獨立講座,不只打開台灣的國際視野,也讓歐洲國家有機會認識台灣的社會住宅。

如今在Jeroen的信念與祝福下,「社會住宅」已作為台灣重要的住宅政策之一,且訂有明確目標,從量的增加,到質的提升,即使這過程仍是挑戰不斷,我們都會繼續努力,讓台灣社會住宅落實「弱勢居住協助」優先,這是我們並肩一路走來的核心價值與目標。

2020年12月9日 星期三

【聲明稿】住盟對社會住宅租金問題的看法與建議109.12.9

 致柯文哲市長與臺北市議員的公開信

住盟對社會住宅租金問題的看法與建議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 2020.12.09

        明倫社宅租金爭議持續延燒,社會住宅推動聯盟(以下簡稱住盟)呼籲,爭議解決應回歸到制度改進,不應成為相互攻訐的政治操作。既抹煞了台北市諸多優秀公務員、專業者、乃至民間團體的努力,還可能造成未來社宅興辦之反挫,讓其他縣市產生「多蓋多錯」的負面效應。

    另外,市府於今年10月起曾邀請包含住盟等多個團體,就社宅租金問題(整體制度面,不曾討論明倫租金)進行三輪諮詢會議,各與會者雖對定價機制提出若干建議,惟市府尚在研議,期應儘速做出決策回應。亦因此,住盟並非前如媒體所述「接受此狀況(現行定價方式)」,要求調整現制才是我們的立場。

   鑑於北市在社宅興辦角色動見觀瞻,住盟認為,應將這段期間各方的指正意見,轉化為台灣在「社宅租金定價制度」改革之契機。特綜整住盟於上述會議所提的意見,以公開信方式向柯市長、市議會提出建言,實則也包括對中央及六都,盼予以參採並著手改進。

一、社會住宅租金與財務三項基本原則

首先,興辦社會住宅具社會目的,應比照世界各國以「可負擔租金」作為租金定價之基本原則。意即,租金設算與入住者所得連動,而不再是隨「市價打幾折」這種粗糙邏輯。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投書】明倫社宅很貴仍爆滿?「夾心世代」與「排貧」的社宅定價 109.12.4

明倫社宅很貴仍爆滿?

「夾心世代」與「排貧」的社宅定價

廖庭輝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社會住宅推動聯盟 研究員

(本文刊登於鳴人堂專欄)

台北市明倫社宅開放申請後,租金過高問題便持續遭到批評,但同時該社宅354戶的可申請名額(扣除青創戶26戶),卻在一週後有高達1,378人申請。(1)為什麼一間貴到輿論罵翻的社會住宅,卻仍然供不應求?

有一種說法,是「明倫社宅的租金並不離譜,市場上供不應求就是明證。即便很多人批評租金太高,也不過是口嫌體正直的展現」。但真的是這樣嗎?

社宅很貴仍供不應求:不健全的購屋租屋市場

明倫社宅是否過於昂貴,以及其昂貴的原因所在,筆者已在個人平台發文詳述過。簡單來說,明倫社宅的確十分昂貴,但其昂貴的根本遠因在於台灣社會住宅興辦的「完全自償」思維;近因則是明倫在設計、興建上的成本控管問題。

既然如此,為什麼明倫社宅還會供不應求?關鍵在於社會住宅作為整體住宅政策的一環,同時也受到購屋市場與租屋市場的狀態連動。這就必須談及住宅體系的三個環節:「購屋市場」、「租屋市場」、「可負擔住宅體系(社會住宅)」之間的分工聯繫。

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

【投書】明倫社宅月租4萬?百分百財務自償,成社宅租金硬傷 109.12.3

明倫社宅月租4萬?百分百財務自償,成社宅租金硬傷

                                                              彭揚凱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

                                                                     (本文刊登於鳴人堂專欄)

近日台北市明倫社會住宅三房租金40,500元,引爆「租金價格」爭議,後續柯文哲市長出面緩夾指出,會有這樣的規劃在於希望社會住宅「不要都窮人」,並翻轉大眾對社宅的負面偏見。對筆者而言,此次爭議,不啻凸顯台灣雖起步推動社宅,但對若干核心價值原則ABC問題未被釐清。

社宅100%自償的緊箍咒

先從事件爭議的焦點「租金」談起。

就各國經驗,社宅租金訂定基本上是圍繞在「可負擔租金」此一原則上。何謂「可負擔租金」?其精神是,房屋租金支出不應超過該家庭收入一定比例,國際較普遍接受標準為30%。其作用為,衡量家庭居住負擔是否合理,並做為政府核定住宅補貼對象與額度之原則。

循此原則落實於社宅,就是依據入住者所得級距訂定其可負擔的租金,即所得較低者租金較便宜。回到台灣,政府推動社會住宅迄今,始終未真正回歸「可負擔租金」原則。有的是,中央、各地方政府各自有所謂「一般戶市價打幾折、弱勢戶再打幾折」這種喊價說法,試問,背後的衡量依據為何?打完折後弱勢者真的租得起嗎?

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10周年專文】租屋市場的扶弱與發展契機?談社宅包租代管計畫 109.10.28

 租屋市場的扶弱與發展契機?談社宅包租代管計畫

文:呂秉怡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張偉瑜 崔媽媽基金會社會發展處處長

(本文刊登於鳴人堂專欄)

有一社福專家曾指出:若能協助弱勢家庭解決住屋問題,令其居住穩定,該案家的社福處遇工作就會成功一半。只是台灣弱勢房客長期受租屋市場的歧視與排擠,經常面臨租不到、租不起,以及碰上屋況差、居住不安穩的困擾,很難達到「安居」目標。

如今,政府興辦的社會住宅對弱勢家庭雖最具居住安定作用,但現階段存量仍遠遠不足,截至20206月為止,全國直接興建完工的社宅僅有15,926戶,且其中只有30%提供給弱勢者,協助成效有待加強。

2016年總統選舉後,蔡英文政府提出八年二十萬戶的執政目標,宥於社宅興建緩不濟急,因此提出其中八萬戶以「包租代管」的階段性方式辦理。2017年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等民間團體藉由倡議《住宅法》修法,提出「承租民間住宅並轉租及代為管理」作為政府興辦社會住宅的方式之一。

於是,以協助弱勢民眾於市場租屋、發展租賃服務產業、鼓勵建商或屋主釋出空餘屋,以及減輕地方政府新建社會住宅在數量與時程壓力等多重政策目標的「106年度社會住宅包租代管試辦計畫」正式啟動,預計以八年的時間,分期完成「包租代管」八萬戶的辦理目標。

包租代管計畫如何辦理?

201811月三讀通過《租賃住宅市場發展及管理條例》(以下簡稱《租賃條例》),租賃住宅服務產業被正式納管,並進一步與社會住宅包租代管計畫(以下簡稱「包租代管計畫」)結合,由地方政府招標、遴選專業租賃住宅服務業者,以「包租包管」或「代租代管」兩種模式辦理,並給予各項政策補貼誘因,吸引房東、房客加入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