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聯合報╱社論】社會住宅需要社會支持

社會住宅需要社會支持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055089.shtml
【聯合報╱社論】 2010.12.25 02:16 am

在先進國家行之有年的「社會住宅」,保障了國民的基本居住人權;怎料良法美意移植到台灣,卻命運多舛。在不恰當的時間上場(五都選戰),以不恰當的方式問世(成了候選人尬場的政治操作);選後打鴨子上架,卻惹得居民反彈、建案停標。

選上的首長忙不迭保證「居民反對就不蓋」,眼看即將演成官民拉鋸戰;沒選上的政黨補上一槍:「選前騙票、選後跳票」,諷刺「社會住宅」在政治操弄下,已變成「芭樂票」。若依目前官民已亮的底牌,為台灣「社會住宅」的未來卜個卦,恐怕會得到「此路不通」的答案。然而,這難道是必然無可避免的局面嗎?

在五都選舉期間,民間團體瞄準台灣高房價沉痾推出的「社會住宅」主張,果然引起社會共鳴,候選人背書,馬總統更立即交辦。在都會區「搶票」考量下,內政部選定數處興建「社會住宅」;選後,經建會、財政部等單位也推出帶有社會性質、不同名目的「公益住宅」、「合宜住宅」等。

只是,好的政策,如同烹調好菜,往往需要時間慢煮細熬,凝鍊出社會共識,才能水到渠成;若追求速效,只怕會「呷緊弄破碗」。把成功行於歐陸的「社會住宅」放到前有「國民住宅」、低收入「平價住宅」失敗歷史脈絡的台灣,就更需多一道「清除錯誤印象」的手續,才能在人民心中為「社會住宅」建立一個公平的討論起點。

四十年前的國宅及後來的平宅,若非未限制只租不賣,落得迅速轉手牟利;或者無視於居住者無力自我管理,放任社區破敗,只求將社會邊緣人全部收攏在此,與社會隔絕,便算了事,住戶自也少能脫貧。當然,由此「公營住宅」就與「貧民窟」畫上等號,民眾也有了「公營的房子拉低社區品質,搞壞房價」的刻板印象。

無怪乎日前郝龍斌主持台北市松山區寶清段社會住宅座談會時,居民抗議不斷;並建議乾脆拿來蓋公園、種綠樹,也比社會住宅好得多。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在內湖準備BOT的「銀髮住宅」,反對力道竟導致停標;居民反對理由是「將導致外籍看護充斥、救護車整夜進出,擔心房價會下跌」!

這類偏頗心態,與過去身心障礙者的「團體家園」要回歸社區所面臨的困難如出一轍;但藏在「治安」、「居住品質」背後的真正理由,其實都是「房價」!

高齡化的台灣,哪個社區可能沒有老人?十七萬名外籍看護正代替我們照顧家中失能的長者,是我們該感謝的對象,若非歧視,房價又怎會因此下跌?若真要多留綠地以降低社區人口密度,但同一社區的都更案將比社會住宅引來更多新人口,豈不是該率先停止都更?

人民偏執的心理是新政策推出時,最該解套之處。執政者該做好功課,清楚告訴人民:社會住宅不是平宅,也不是國民住宅;它不只是蓋好一整批房子,大量遷入弱勢者;而是以適度分散、混居的模式,提供初入社會的年輕人、單親、婦女等如你我一般的族群,在人生過渡期以平價租得一個合宜的安身居所。

在建築設計與空間品質上,「開國際標」競圖正是社宅的國際趨勢。如西班牙的社會住宅請來各國建築大師比圖,國人熟悉的伊東豐雄也在其中。以大師的招牌保證,再加上社福與管理團隊進駐,消除標籤化問題,自可降低形成都市之瘤或拉低房價的疑慮。

疑懼、偏見來自無知與自私。在「社會住宅」的推動上,我們需要政府為資訊不足的民眾,打開世界之眼,展現「社會住宅」的具體藍圖;只靠政府官員幾句「民眾毋須過度擔心」或是「居民反對就不蓋」,民眾如何能夠信賴政治保證,社會進步意識又怎能憑空達成?

社會住宅若欲實現,政府要有決心及能力;但民眾也要有開放的眼界與成人之美的胸襟。社會住宅不止是人權與人道的必要措施,也絕非囤積弱勢族群的倉庫,而是國家社會扶助一個平常公民邁向人生改善的美麗方案。社會住宅需要社會支持!

沒有留言: